• 上海墓地太仓公墓双凤纪念园首页幻灯
  • 上海公墓太仓墓地双凤纪念园双凤古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双凤纪念园唯一官网,太仓双凤纪念园墓地接待中心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双凤镇204国道凤北路
电话:0512-57789132
传真:0512-57789132
手机:18915656672
邮箱:2256913541@qq.com
QQ:2256913541

《印度哲学概论》

来源:未知作者:双凤纪念园网络编 日期:2020-10-24 09:47 浏览:

    《印度哲学概论》初名《印度哲学讲义》,1919年首次由北京大学印行,翌年,又增补完成了后半部
分,交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梁漱溟认为该书体例、内容及观点有种种不足及创伤,想作改正修订而未遂心愿。为了亡羊补牢,他于第三版前写了一篇“自序”,就自认为需要修改之处一一作了说明。到1926年,该书连续再版了5次,台湾于1966年将此书再版,大陆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梁漱溟全集》将其收入在第一卷。
    关于成书的过程,梁漱溟在该书的“第三版自序”中说:
          愚以民国六年来大学,继许季上先生任印度哲学一课。许君旧有讲义一种,盖参酌取材于日本人书三四种、西洋人两三种而成。愚但事增订,未及改作。七年乃根本更张之,以为此书。第一第二两篇先成,即在京印行。故初版序标七年月日。八年续成后半,以全书托商务印书馆出版。其时于前稿己有悔,颇思改正而不及改,但于第一篇末缀一语志意而己。九年再版,以病不能动笔,竟仍原稿付印。十年则于所作知悔者益多,因止三版不引。兹又一年,诚欲别编新本。顾所事有急于此者,而以校课故,不能竟无此书。卒又以原稿付印。然于所知悔者不可不有声明,特即其较重要各端条列左方,唯读者省查焉。
    从梁漱溟实在而诚恳的文字陈述中可以发现,《印度哲学概论》成书甚为仓促,许多资料的消化吸收尚欠充分,难免粗糙,总是想补作改写或重编,却总因其他事务繁忙或诸多因素侵忧而未能如愿。个中缘由除了北京大学授课任务、学校活动、同事交往切磋、新旧派纷争的纠结之外,恐怕与他另起炉灶,钻研儒家学术,参与文化论战,尤其是观念立场上发生破旧立新,由佛转儒有着密切的关系。看来,此作品与前年的佛教哲学论文相较,可以推断己缺乏信徒的痴念、盲从,而带有文化思想的过渡色彩。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双凤纪念园,
                         《印度哲学概论》

    《印度哲学概论》一书与当时各种讲印度哲学或佛学的书相比,有鲜明的特色:其一,它按不同的专题将弥曼差派、吠檀多派、僧法派、瑜伽派、吠世史迎派、尼耶也派等6个宗派与佛学对比着论述,从而彰显出佛学的特色。其二,它在体例及内容设计上,依据西方哲学的主要论题来疏理印度哲学,特别是佛学思想。全书分为四篇,第一篇为“印度各宗概论”;第二篇为“本体论”,内分“一元二元多元论”、“唯心唯物论”、“超神泛神无神论”等章;第三篇为“认识论”,内分“知识本源之问题”、“知识之界限效力问题”、“知识本质之问题”等等;第四篇为“世间论”,内分“宇宙缘起之说明”、“人生之说明”、“我之假实有无问题”、“法之有无假实问题”等章。
    虽然,梁漱溟认为,从文化哲学的出路及层次发展上而言,“唯识论”或“唯识宗”为基础的印度文化属于最高层次,却在知识探求与认识本真问题上显得苍白无助,现实中的他却未因此走向禅林,解脱于人世,而是怀有“吾曹不出如苍生何”的救济之心。如此,出现思想认识上混乱与矛盾实在是在所难免。
          印度哲学从宗教出,而此所以从出之途术所谓禅定者即其特辟之方法也。为立其名曰证会。今西土哲学者亦尚自觉,与此非一事而未尝无合。禅定为世间与出世间之通介,证会为可知与不可知之通介。故证会之所得,当以不落思惟为本性,而其由之以生解者皆失之者也。况修禅之屏视念虑不由,则是证会既己不凭依概念以为知,奈何其复有所立?审其所以然,盖现前世间以上又未达不生灭即出世间,尚有生
    灭即世间位乎其间。匪但云尔,抑出世间本无此物。
    由此可以得出:佛学在哲学的本质或功能视野中表现为软弱空洞,难以胜任知性知识探求,并缺乏建立知识论的责任担当。“哲学之本性为从无可知中向知之方面开展。而由上观察,佛法虽亦从亡知处(禅)不妨予人以知,而所事实在亡知而不在知。因此,学者探究佛教哲学也只是据此理乱加以呈现与体验,即‘但以佛所示之方法与材料以从事焉可己。>;)在这方面,儒学,尤其是西学,却能承担这种使命。
    也正是因为佛学对知识及物的本质问题混沌、含糊或超越觉解,反而对他派学理含有包容、吸收的姿态,这就为佛学修行者的转化及应时而变提供了平台或阶梯。梁漱溟指出,孔子之道与佛之道,明非一物。佛之出世思想,于孔家诚为异端,在所必排,因佛之教义能破坏孔子的教化。然佛家之视孔家则不然,尽有相容之余地,佛之教化,所有地方,俱佛之极简单而空虚的教化则无处不可融贯。因此,佛家对一切思想均持雍容大度的态度,而不特别排斥。从本质说,孔教与佛教并无太大区别,他们之间的斗争与冲突,并不意味着他们面对的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根本相异,儒佛二家至少在形而上学上相差甚远。基于上述理解,有佛学根底修为经历,且对佛学哲学认识深刻,造诣精湛的梁漱溟在开拓乡村教育事业中才能在现代人文主义特色新儒学的引领下兼收并蓄、吸收诸家有价值思想资源,融会贯通,冶为一炉,而创立新派,卓为乡建运动的一面旗帜。
    梁漱溟的《印度哲学概论》是其研究印度文化及其哲学的一部主要著作,写作目的是为了“替释迎说个明白”。所以,该书在内容设计上就更为注意对佛教哲学的论述,并注重与西方哲学进行比较。而从中得出的佛教哲学不在求知,而重在其宗教上的解脱等认识,却成了他后来建构自身文化哲学体系的理论资源。当然,其中的生命意象、精神价值以及人生境界等不仅成为他的新儒学成分,更是后期阐发、并建构的乡村教育目的论、功能论及教学论的思想内容之重要因素。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